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现正在尚有什么能吃的?就不行不放增加剂吗?

无添加剂

  我们显然不会因为全国每天都有偷盗抢劫事件就不敢出门,并把周围的所有人都怀疑为罪犯;同样我们也不必因为每年有几十起食品安全事件而发出“什么都不能吃了”的感慨。

  答:如果从绝对安全的角度来说,当然是不吃任何添加剂为好,但为什么还是要放添加剂呢,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有好处:可以吃到更丰富、更便利的食品。就像坐飞机,每年都有飞机失事的情况,但大家还是要坐,因为觉得好处大于风险。

  所以,食品添加剂的关键就在于评估其风险,制定出一个“限量值”,让人在按照规定食用的情况下,好处能远远大于风险。

  如果你觉得这些风险评估是不可信的,或者你没兴趣去了解它是防腐还是增香增色,那么你也可以别买,现在食品添加剂都在标签上写着(不能说所有食品都如实标注了,但大部分食品都标注了),那么只要有三分之一的消费者不选择含有添加剂的食品,不仅生产添加剂的厂要倒一大半,连食品企业也要关门一半。

  但是,如果你说你不想看标签,只希望厂家“自觉”地不要添加,同时你还想获取丰富、便利的食品,那么真做不到!世界上没有纯粹只有好处而没有任何风险的事。

  我真心觉得,如果你想获得你想象中的“安全食品”,你那自己就是“第一责任人”,因为你有最为重要的消费权、选择权。比如,你觉得增香增色是多余的,那么你可以选择没有这些添加剂的食品,当像你这样的人多了,那么这类添加剂自然就会被淘汰。

  答:这个问题跟问“是不是以前的交通更安全”有异曲同工之处。现代食品更丰富了、流通更广泛了,在这个庞大的基数上,无论以什么概率来算,食品安全事件都是“剧增”了,再加上我们的食品安全意识提高、媒体曝光增多,能看见的食品安全事件当然是更多了。

  不过,就算从绝对的角度来看,以前的食品也未必就更安全。某网站曾做过一个专题叫“谁说改革开放前的食品就靠谱”,从我们最日常食用的大米、蔬菜、茶叶、酱油来看,“以前的”都不见得更安全,那时候的陈化米比现在的多,发霉的粮食都不舍得扔。

  很多人以为那时候农村的蔬菜就更“绿色”,有一部分当然是这样的,因为那时候的工业污染、生活垃圾污染还很少,但那时候普遍使用剧毒、高毒农药(敌敌畏、66粉之类现在已经禁了)。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其实是不太顾得上食品安全的。以前的冰棍里多放点糖精色素,那叫有滋有味,现在多放点色素,叫做乱添加。过去冰棍外面用层薄纸片包着,管它什么食品安全。

  大家也不会想回到那个贫乏的年代了,好比大家都说路上太堵,也没听谁说想回到那个一上午只见到两辆东风货车的年代。

  食品的绝对数量在增长,必然事件越来越多(指在一定时期内,过了某个时期,也许这个基数在增长或不变,但事件越来越少);

  因为对食品安全的认识在提高,很多原本没有意识到、不列入食品安全问题的现在都算了;

  从主观上来说,媒体报道的越来越多,你也会“感觉”到这类事件越来越多——哪怕这些报道有时并不属于食品安全问题,有些还是不实报道。

  需要指出一点,即使列出一百条食品安全事件增多的原因,也很难认为道德越来越败坏、商人越来越无德是其中一条。很可能是大家先有事件增多的感受,再认为商人越来越无德的。但无论如何这都是错的,因为我们的社会道德并没有越来越坏。对于食品安全来说,道德是一个可能产生影响的因素,但并不是一个绝对的促进或者制约因素。

  答:现实中大家都吃得挺欢的。可以这么理解大家的担忧:似乎每个食品行业、每种食品都出过问题,于是给我们造成一种感觉,吃任何食品都可能中招。

  但如果纯粹从“担忧”这点来说,任何食品不管媒体有没有报道都存在风险,因此如果我们想吃得安全的话,除了寄望于食品安全总体状况的改善,更需要提高自身的甄别能力,主要建议是不要买三无产品,尽量选用至少中等价位的食品等等。

  因为曾经发生过食品安全问题,就担忧这种事随时可能发生,这并不可取。总体来说,和全国的食品企业、食品摊贩相比,每年曝光的食品安全事件并不是很严重的数字,也就是其发生问题的概率并不很吓人。

  我们显然不会因为全国每天都有偷盗抢劫事件就不敢出门,并把周围的所有人都怀疑为罪犯;同样我们也不必因为每年有几十起食品安全事件而发出“什么都不能吃了”的感慨。

  答: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认识,在食品领域,大企业出事的概率远远低于小企业。

  原因很简单,你可以去看任何一级工商部门任何一个季度发布的不合格产品信息,里面几十条信息,99%都是小企业的产品,假设某天某地工商部门突出曝出一条大企业产品不合格的信息,那么媒体就会一拥而上,因为等得太久了啊!

  从媒体的性质来说,每个季度都会发布的不合格食品信息,小企业根本就无动于衷,因为不轰动,没有新闻价值。这种对新闻素材的取舍本身是媒体的一种特性,无可厚非,但因此产生偏见就大可不必了。

  大企业出事的概率远远低于小企业,这是一个不用太费神的常识,因为大企业技术设备更好、人员素质更高、经验更丰富、更注重品牌保护,无论怎么说食品安全的保障能力都更强。我们更关注大企业当然也有道理的,因为他们的产品会影响更多人,但也别认为大企业就是更大的“敌人”。

  答:这个问题的潜台词是让企业参与国标制定,他们不是肯定会照顾自己的利益么?

  这种担忧当然不是多余的。在《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管理办法》中,规定“择优选择具备相应技术能力的单位承担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起草工作”,又规定“提倡由研究机构、教育机构、学术团体、行业协会等单位组成标准起草协作组共同起草标准。”也就是说,企业具有起草的资格,但不“提倡”。

  不过,在很多行业里,行业龙头企业的科研能力、行业经验都是不容忽视的,甚至领先于教育机构、科研机构,有一些国标本身就是随着行业企业发展而诞生,或是从企业标准、行业标准发展而来的,将企业完全排除出去不现实,也不合理。

  另外,标准制定出来是需要企业执行的,而企业应该是对行业现状、生产情况最熟悉的,没有企业的参与很可能偏离现实可操作性。

  总之,企业是标准制修订的“生力军”,难以忽视。至于防范企业“挟带私利”,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标准的起草和审订过程最大程度的公开化和透明化。企业只是参与标准的起草,而并不参与评审和审定。

  对于企业可能“绑架国标”也不用特别担心,因为在正常情况下,行业龙头企业应该会倾向于把标准制定得更严一点——相较于行业平均水平,因为我的技术、生产条件在行业是领先的,标准严了就是一道门槛,有利于我竞争啊。

  答:这也是一个完全错误的认识,而且也是一个简单的常识。因为你总关注那些媒体先曝光的新闻,而媒体的曝光又是带有选择性的。媒体没有曝光的,比如监管部门每季度例行抽检的结果,你都看了吗?

  看一组数据:“去年6月到今年1月,8个月中,我们监测到各类媒体报道的有效新闻总数为13071条,其中59%是政府主动发布的新闻,12%是消费者投诉举报的信息,7%是评论杂谈提到的,5%是记者暗访披露报道,还有2%是企业自己发布的。所以从这几个数字我们也能看到,政府在发现食品安全事件或者查处食品安全事件这方面,还是占绝大多数。”(国务院食品安全办监督检查司副司长于军2012年3月谈话)这里面提到,记者暗访披露的报道仅为5%。

  答:在当前的食品安全事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消费者购买产品后投诉、维权反映出来的。应当说,只要消费者所购买到的产品确实有质量问题,那么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企业都应当承担责任,包括给予消费者合理的赔偿。

  但是,对于消费者为什么会购买到不合格的产品,其原因仍然值得细究。一个产品到消费者手上,包括生产、运输、储藏这几个环节,这三个环节都有可能出错(有时一下就能判断是哪个环节出错,有些则不能),这时候就需要对同批次的产品进行再检测,以排查是不是生产环节出了问题,如果是,则可能要对同批次产品召回。

  在实际中,像在食品中发现某种异物(如头发、沙粒),虽然也是厂家的责任,但一般属于小概率事件(即个案)。

  此外,在运输、储藏环节出问题的可能性也不小。比如需要冷藏的鲜奶,有少数顾客在超市挑选好了,逛了一会又决定不买了,却没有把牛奶放回原处,如果超市人员没有立即发现,牛奶就变质了。这种情况虽然是少数,但毕竟还是会有人买到。

  而很多产品,对储藏条件(比如避光、干燥)都有要求,如果储藏不当,也可能导致出厂时合格的产品,存放一段时间后就不合格了。

  还要考虑到的一种情况是“恶意投诉”,虽然这样的消费者并不多,但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比如曾经有消费者反映某品牌火腿肠中有虫卵,但是业内人士都知道,火腿肠生产中需高温杀菌,不可能产生虫卵,而后专家认定,通过虫卵的颜色可辨别是新鲜虫卵,是外包装破损或剥开后才产生的。像这种情况,属于哪一方的责任不言自明。

  答:如果某个产品“出了事”,我们都会很关心企业如何处理这些产品,一般来说,召回是必要的措施。

  不管中国,还是欧美、日本等国的食品召回制度,都包含有这样一些基本的思路:需要专业的组织对不安全食品进行评估,然后按照评估结果确定召回的级别和方案(召回的名称、数量、批次、区域、措施等等)。

  不安全食品的评估、认定,召回方案的制定,都需要一个严谨、规范的程序,因此,不安全食品的召回情况和舆论要求也许不尽相同,有时候负面报道指出的确实是不安全食品,有时候则未必是,这时候就不需要召回。

  此外,并非报道了某个品牌的产品不合格,该品牌的所有产品都要下架召回,如果经过安全评估,该品牌产品的其它类别、批次不会有影响,为什么要召回呢?

  好的食品安全召回制度应该是鼓励企业主动发现问题、主动召回的,即引导企业诚信经营。在欧美等国,消费者对于食品企业主动发现问题并召回产品,一般都会以平常心对待。

  相反,如果把产品召回上纲上线,甚至抓住机会大加批判,那么长此以往,因为互不信任,企业就会趋向于隐瞒、不召回——反正交点罚款也比品牌形象无谓受损好,最终造成企业和消费者双输的局面。

  答:2013年有一条新闻,大意是说广东有消费者向监管部门反映,希望在菜市场买菜以后,能够有一个机构可以让大家检测一下蔬菜里面是否有农药残留,残留是否超标。

  我们得称赞这个消费者有不错的食品安全意识,但他的愿望却不太可能实现,至少大部分是实现不了的,因为农药残留检测不像检查菜贩短斤少两那么简单,有一个公共电子称就行。

  很多人误以为检测就是拿一个产品过去,然后仪器就可以马上判断出这个产品是否有问题,是否“超标”了。如果仪器能轻而易举地做到这个,那它不是机器,而是神仙了。事实上,食品检测只能是根据相应的检测项目、按照一定的检测方法来进行检测。

  不同的检测机构其检测资质、检测能力都是有所区别的,并不是只要是检测机构就什么活都可以干。

  检测机构只检测申请的那些项目,而不是检测跟这个产品安全性相关的所有项目,那么检测结果必然只能说明一部分事实。

  检测方法也是有局限性的,这种检测方法可能只针对一个不合格项目有效,而未必能检测出其它不合格项目。

  检测是有成本的,而且成本还不低,所以要求检测的时候,要想好钱由谁来出,检测的成本最后摊在谁那。要理解这几点并不难,想想我们去医院验血时,是不是要选择检查项目?想想那些检测费贵不贵?

  如果那位消费者不介意自己破费,他也可以自己去找一家检测机构来验证他的各种担忧,但如果希望监管部门常设一个检测机构来接待消费者的“日常检测”,这个愿望估计实现不了。

  对于菜市场买菜,乃至其它日常消费,我们更需要的是监管部门做好职责内的抽检工作,及时发现食品安全隐患。当然,政府也鼓励社会机构对食品安全的第三方检测和监管。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0-09 08:54,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现正在尚有什么能吃的?就不行不放增加剂吗? 无添加剂